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政务公开 > 工作动态

瞰珠海微信系列19:巷道之间 清风徐来 典型“梳式布局”的珠海古村落

  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旧时远山巍巍、炊烟袅袅的光景,历经几百年的沧桑变迁,如今已被取代为高楼林立的繁华之境,我们早已忘记,在这个城市的另一面,仍有这样一些古村落,在阡陌交错的幽静中积淀着古人留下的精粹,在时间的长河里延绵流淌。瞰珠海第18期,与你共同走进珠海古村,感受鸡犬相闻的鱼米乡情。

 

 

  20世纪80年代的珠海山场村 梁振兴摄

 

  大隐隐于市—珠海的古村落

 

  唐宋时期,香山县的盐业、银矿业和渔业蒸蒸日上,吸引大量北方以及邻县住民迁来此地聚族而居,开村立户。因珠海地处南粤,与中原地区交通隔绝,在自古“皇权不下县”的管理机制下,村民“自治”意识较强,因此发展出独特的宗族、村落文化。到了近代,位于珠三角洲、靠近港澳的珠海地区四通八达、贸易活跃,成为一代华侨、买办的聚集之地,也因此出现了一批以村落为单位的、体现了中西文化碰撞的建筑群。尽管随着岁月的流转,不少古村落已不复原貌,幸运的是,在各级政府文物部门的维修和保护下,仍有一些古村落建筑得以拂去尘埃,保留住岁月的光芒。

 

 

  民国19年(1930年)春唐家村全图

 

 

  民国35年(1946)鸡山村全景图

 

  珠海尚存的古村落建筑最早的可追溯到明朝,大多为清朝和民国时期建成,分布在香洲、斗门、金湾等各个区域之中。目前已有27个被收录进《广东省传统村落名单》,其中斗门镇的南门村和排山村被收录进《全国传统村落名单》。作为香山县历史文化的缩影,这些古村落建筑更是保留了岭南村落选址布局的特点:坐北朝南、背山面水、呈团块状、建筑密度较高,建筑间距较小等等。为了适应岭南地区“欲动身先汗如雨”的气候,居住在珠海的先民们设计出了专为适应高温、潮湿气候的建筑布局,这些古人的智慧结晶中,就有岭南传统村落布局中最典型的梳式布局。

 

  四隅八方中的智慧—梳式布局

 

  梳式布局,得名于村落巷道就像梳齿一样的纵向排列,为广府村落布局原型。村民在村落选址之初,选择水网中一块较为平整的空地,按照梳子形状进行南北向成行的布局搭建。

 

 

  传统南粤村镇的梳式布局形态 网络图片

 

 

  绿荫葱葱,包围着会同村(邹瑜 摄)

 

  在形似梳齿的布局中,村落朝向河涌或池塘,因此建筑群的厅堂、天井、廊道及巷道组成的通风系统,与村前村后的水塘树林等能够吸热的水体、植物相结合,缓解了岭南湿、热、风的天气。

  村庄就像一个大空间,村内的大小巷道、天井、厅房就像在大空间中分隔而成的一个个不同的小空间,风就从村前流向村内,就像从大空间流向小空间。这种空间组合对比和差异形成的空气压力差,使梳式布局能够通过自然的力量帮助村落内通风散热。

 

 

  80年代的山场村 (梁振兴 摄)

 

  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正因古人秉承着“因地制宜”的理念,面对古人湿热多雨的气候设计了合适的布局方式,才留下了如今让人叹为观止的“梳式布局”这一智慧结晶。

 

  背山面水 星罗棋布—珠海会同村

 

  位于唐家湾镇的会同村,阡陌纵横,荷塘环绕,是唐家湾镇众多自然村落中一个独具魅力的历史村落。古朴宁静的背山村落,与秀丽的水乡风光相互掩映,形成了一副优美的岭南古村画卷。

 

 

  会同村俯瞰图 (林泽灿 摄)

 

  这座有近两百年历史的古村落的发展,始于清道光从不同地方千里迢迢相聚一同在该地的“莫”、“鲍”、“欧阳”三家人,这座村子也因此被命名为“会同”。近代以来,会同村见证了开放洋务后买办行业的风风雨雨,纷纷赴港澳谋生的会同村莫氏家族,援引近千族人,积累了巨大财富,推动了南粤地区的近代化进程。清同治至光绪年间,全村在统一规划下重建,建成了包括栖霞仙馆、南北碉楼、三大宗祠等中西合璧的标志建筑和数十多座充满岭南风情的古民居。

 

 

  20世纪20年代的会同村

 

  会同村街巷排列俗称为“三街八巷”。其中,“三街”南北向,最西侧是“下横街”(现改名为“会同街”),位于村落内荷花塘的东面,还有两条是与之平行、且位于地势略高处的“中横街”和“上横街”;“八巷”分别为8条东西向的小巷道,既为每座民居院落提供交通联系功能,也自下而上的连接上述3条主要街道。

 

 

  20世纪20年代的会同村下横街

 

  村内青岩碧瓦的屋落整齐地镶嵌在三街八巷内,像梳子一样排列成行,形成团块状。会同村建筑群前的广场与村落内的荷花塘能够吸热,形成了低温空间,因此热空气经过它,温度就降低;而村落内的房顶、墙体都成了高温空间。村内村外的冷热温度差,就自然形成冷热空气的交换,从而构成自然通风。

 

 

  会同村内荷花塘与屋落相邻

 

  梳齿般的梳式布局就像一个“天然的大空调”,使包围着会同村的水木花草形成的“大气候”调节了村庄建筑群的“小气候”,通过梳式布局里一条条狭窄的巷道,达到了自然通风散热的效果。

 

 

  如今的会同村 (邓树宁 摄)

 

  如今的会同村,于2015年入选为广东省第一批传统村落,它是彰显岭南建筑精髓、珠海村落文化的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。尽管开村至今已有170余年,村内的一些古屋也已经面临闲置荒废,会同村仍保留着村落的总体格局以及一些完整的民居建筑,保持着古旧的轮廓和宁静的身姿,在凤凰山下伫立了漫长的岁月。

  作为地域建筑文化的重要载体,每一座古村都是一部承载地方历史的厚重典籍,记录着先辈的智慧创造与文化记忆,传承着一座城市的乡土情怀。一代代村民在村庄里生活栖居,岁月的烙印通过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的光芒映照出来,细微却又耀眼。

  

  

政务微信
政务微博
手机APP
无障碍
分享